今日文学

首页 无尽重生
字:
关灯 护眼

第七章武帝白景然(上)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太常村,打铁铺后院,一名少年正站在柳树下扎着马步。

        少年一头乌黑的碎发,面容英武,双目像是有一道闪电,锐利的直击心神。

        而在不远处,一位眼角带点皱纹的中年人躺在藤椅上,眼中感慨的望着白景然。

        不知不觉又过去三年,这三年时间里,时辰在两年前就打不赢白景然了。

        这期间,师父到处去买淬炼肉身的药材,这也导致大家都勒紧裤腰带生活。

        但大家都没有怨言,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村中毗邻的村民也很友好和谐,听闻打铁铺家的孩子练武,大家也都有时带点淬炼肉身的药材,还别说,这附近大山里还是有不错的药草,据时辰猜测,这大山内一定有妖兽。

        时辰望着自己长年累月捶铁的双手,早已粗糙的如同老松树皮,手掌也磨出厚厚的茧子。

        “唉,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十七年了。”

        时辰看着远方蔚蓝天空,感慨万千。

        “嗯,这拳练的不错,小小年纪就懂得养势,而且进度非常不错,没想到云游一番还能遇见这么好的苗子。”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从屋顶传来,使两人瞬间警惕起来。

        白景然望向站在屋顶上白发苍苍的老者,警惕道:“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而反观时辰,看见老者的那一刻,脸色不由得古怪起来。

        老者“呵”笑一声,脚尖轻点瓦片,如同仙人般,轻飘飘的落在白景然身前。

        看似缓慢的动作,其实也不过一秒而已,白景然身体刹那间紧绷,他的感官也在同一时间爆发强烈的警告。

        这不是他能对付的!

        老者看着白景然身体紧绷,可眼神却无畏,虽是强撑,但也是心智过人。

        “老夫柳千,为踏仙宗的内门长老,来到这也是云游一番,发现附近有一人养势便来瞧瞧。”

        “怎样?有兴趣来踏仙宗吗?”

        听完柳千的话,白景然一脸茫然的望向老者身后,柳千也一同望去。

        老者身后,躺在藤椅上的时辰早已起身,佝偻着身子,脚步小心的离开此地。

        白景然见状,大喊道:“黄锦哥,这老人说是踏仙宗内门长老,你以前也老说自己是踏仙宗内门弟子,看看是不是真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柳千看着时辰小心翼翼的模样,像是不想让他发现,顿时让他感到好奇。

        听见白景然的称呼,柳千眼中也露出回忆,随后恍然大悟。

        不等柳千开口,时辰身体一僵,像是认命一般,转身望向在记忆中熟悉的苍老面容,微笑道:“柳长老,好久不见!”

        柳千眼中渐渐露出一抹悲伤,也一同微笑道:“黄锦,好久不见!”

        一阵风,忽然吹拂而来。

        鸟儿飞上枝头,轻轻的鸣叫一声。

        “所以这些年你就跑到了这里,准备在这里过一生吗?”

        柳千坐在石凳上说道。

        时辰继续躺在藤椅上,笑道:“那不然呢?”

        气氛,瞬间沉默下去。

        许久,柳千长叹一声,说道:“抱歉,我没有替你爹照顾好你。”

        时辰望着蔚蓝天空,听到这句话,眼中波澜无惊。

        “没什么对不起的,你是我爹的朋友,不是我爹,不可能事事都在我身边,也不可能事事都能找你说。”

        “这些年我早就想通了,修什么仙?求什么长生?在意的人都走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只求在这几十年里,看尽人生中最美丽的风景就行了。”

        “小然天赋很不错,我很同意让他去踏仙宗,毕竟西虎界最巅峰的势力之一,但什么事都得经过本人同意,你问他吧。”

        柳千听着时辰所说之话,淡然一笑:“这些年把你改变的很多。”

        随后便望向一刻都不容松懈的白景然,说道:“你也听你黄锦哥说了,所以你想不想去?”

        闻言,白景然停下练拳,迟疑一会,正准备开口时,就被黄锦打断了。

        “修炼之后,你入宗门便算斩断凡间尘缘,在踏仙宗只有入内门才能随意进出宗门,否则永世在踏仙宗,连死后埋葬也是踏仙宗的执事堂负责。”

        时辰瞥了一眼白景然,把他心中顾虑说了出来。

        果然,这段话把还在迟疑的白景然吓住了。

        现在他确实很强,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反正没有眼前老人强。

        以前听黄锦说起修仙趣事,他便向往无比,还跟时辰说等长大了就去找仙宗,入宗门,修长生,称无敌!

        在了解这位老人没有恶意,反而要让自己加入仙宗,当场可把白景然激动坏了。

        可不论怎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说,他现在还只是十岁孩子,正是顽皮,找爹娘撒撒娇的年纪,可现实告诉他,要在亲人和仙宗之间做出选择,他很苦恼。

        他想两样都有,可事实告诉他,你没有这个本事!

        最终,白景然口齿不清,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不去,踏仙宗……了。”

        柳千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摇了摇头,柳千说道:“也是,你还太小,让你做出这样的选择太困难了,这是传音珠,要是以后想清楚了,就捏碎告诉我。”

        说完,柳千丢下一颗蓝色的珠子,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后院里,气氛一下子宁静起来。

        白景然时不时抬头望向时辰,想看看时辰是什么反应。

        可过了几分钟,一切都如同往常,没有任何责备声。

        白景然受不了了,开口说道:“黄锦哥,你是不是认为我很傻,白白加入宗门的机会就放弃了。”

        而闭上双眼,舒服躺在藤椅上的时辰听到这些话,顿时睁开双眼,疑惑的说道:“我为什么认为你傻?”

        白景然不敢看时辰神色,小心翼翼的说道:“因为我拒绝一个很厉害的仙宗,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很傻?”

        “呵。”

        听完,时辰轻笑一声,说道:“那我问你,你为什么拒绝?”

        闻言,白景然抬起脑袋,看向时辰,认真说道:“当然是舍不得爹娘和黄锦哥啦。”

        “我练拳的目的就是为了守护我心中想守护的人,你们都死了,我练武、修炼还有什么意义?”

        时辰摩挲着下巴看着白景然严肃的面色,见状,白景然羞愧的低下脑袋。

        时辰眼中露出一丝笑意,随即站起身,摸了摸白景然的小脑袋,笑眯眯道:“那你有没有想过,这守护的人换一下?”

        “换一下?”

        白景然眼中露出茫然。

        时辰微笑道:“对,就是换一下!”

        说完,时辰便离开后院,进入打铁铺,开始忙碌的一天。

        白景然望着时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不见,眼中的茫然越来越深,口中喃喃道:“换一下?换一下?”

        “可是……能换什么呢?”

        这时,春日的清风徐来,吹起地面的灰尘,吹动柳树开始生长的嫩绿叶片,吹起枝条翩翩起舞,可是却偏偏吹不走,少年心中的茫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