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学

首页 太元变
字:
关灯 护眼

第四章 通缉

        呼!呼!呼!

        霍星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呼吸着空气,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他定晴一看,天色昏暗,周围空无一人,只有他静静的坐在泥潭里,仔细打量一番,这里虽然偏僻却还是在玄烨城内。

        刚刚那身临其境的情景历历在目,竟原来是一场梦,一场奇异的梦。

        他晃了晃脑袋不再理会梦境,记忆袭来,不由的摸了摸胸口。

        没有伤口!但一道狰狞的伤疤昭示着他曾经与死神擦肩而过。

        霍星清楚的记得,不久之前胸口应该是中了那人一刀,然后自己慌不择路,终于在晕过去之前逃脱追杀。

        此刻,自己不但没有死去,伤口竟然还诡异的愈合了。

        还有我手中的刀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记得,刀应该掉落在那个地方的。

        不对,此刀有了个缺口!

        忽然想起那白衣霍星的话语,结合不正常的现象,顿时霍星毛骨悚然!

        定了定心神,深深舒出一口热气。

        不及多想,霍星撑着疲惫的身躯,让身体从泥潭里抽出来,轻微的眩晕感,那是失血过多的后遗症。

        他牙关咬紧,看向城池中心,那是他要去的地方。

        那是城主府的方向。

        这本是他作为玄武真卫需要守护的,此刻他也不知那边究竟如何了,事情可能远比想象中的糟糕,必须尽快禀报城主。

        他拨开杂草,带着混杂着清香泥土气息的身躯,哒哒哒,向城主方向飞奔而去。

        破落的街道,四处紧闭的房屋,一幕幕破败的废墟映入眼帘。

        霍星一言不发,心情越发沉重。

        忽然,前方出现重重黑影。

        黑暗中前进的是一个个步履蹒跚的衣衫褴褛的怪物,所过之处鸡犬不留。

        嗖的一声,霍星闪躲到了附近的槐树上,掩着身形,暗中仔细端详前面的怪物。

        这么多铁甲尸?

        这些怪物盖莫如一,面部干瘪,毫无血色,颚骨突出,眼眶突出,狰狞诡异,一股股黑气萦绕在头骨处,经久不散。

        不对,他们还没有彻底断绝生机!

        浓厚的腥臭味传来,恶心的眩晕感!

        是那种毒!

        该死!洪泰!

        霍星一闻便认出来是那种邪毒。

        碧波古井那日的争斗依旧历历在目,霍星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此仇不报非君子!

        定是碧波古井被他投入了那血凝珠,老百姓喝了那些有毒的井水被感染了!

        不对!碧波古井虽然通四方泉眼,但要传播开来定需不少时日!

        如今这破败的街道,数不清的毒人,是怎么回事!

        可恶,我究竟昏睡了多久!

        那日,霍星发现那具死士尸体莫名尸僵,意外发现了尸体身上竟然有跟血凝珠上同源邪毒,还没来得细想那尸体的毒性强度,就糟了洪泰的毒手。

        现在想来,死士尸体上的同源邪毒,与那腐蚀地面的血毒,都是极其诡异,邪毒之极,竟还有顷刻之间就把一人的血吞噬干净,形成尸僵的能力。

        洪泰,他必定是早已知晓这邪毒的嗜血之力。

        他用控尸术吸引我的注意力,并假意援助我,一举偷袭于我。

        是在顾及什么?因为我破坏他们的计划,还是他们的计划有了暴露的风险?

        不对,洪泰完全可以不用暴露,只要那铁甲尸拖住了我,以他的修为可以轻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易举的投毒!

        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

        除非他们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一切都是诱饵!

        那么这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

        迷雾重重,小心为上!一切以最坏做打算!

        洪泰!你到底有何阴谋?!

        城主府,玄烨之心。整个玄烨城的守城大阵的核心枢纽所在。

        黑暗笼罩着天地,阴霾上心头!

        得尽快了解一下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再做进一步打算。霍星如此想道。

        如此想着,真气运至涌泉穴,劲力迸发,身轻如燕,一跃而上房顶。

        避开街道上行走的毒人,最好的方法的行走在屋瓦之上。

        只见霍星轻轻的踩着瓦砾飞速前进,气走涌泉的他无声无息,没有惊动地上的毒人。

        常来客栈。

        街上的毒人来来往往,不时有毒人敲打着客栈的大门!

        大门内部被一根巨大的梁条死死抵住。

        形体枯败的毒人,口中不断地喊着,好饿,好饿啊,店家开开门吧!

        客栈门户禁闭着,黑灯瞎火的,面对这些毒人的哀嚎呼喊无动于衷!

        良久,毒人离开原地,继续前进。

        忽然,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有一身形瘦长的黑影,身手矫健一跳一跃,从远处奔袭而来。

        一会儿的功夫,那黑影靠近,是一身披玄甲,枯瘦之极的玄武之卫。

        其玄甲着在身上显得空松非常,只见他一跳一跃,没有丝毫迟疑,一跃而上,悄然破入客栈而去!

        咦!玄卫?

        楼台之上,霍星顿住脚步,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不对,那是一双犹如死鱼一般的眼睛,玄武之卫竟也成了毒人。

        天地忽然安静下来,夜风吹来,格外的清冷!

        事情比想象中得更加严重!

        客栈酒窖,忽然传来诡异的声音!

        “找到你了,老李!”

        砰!

        “啊!啊!啊!”

        酒窖挡板破碎,露出一条阶梯!

        阶梯上,老李瘫坐,呼呼地喘气,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玄甲毒人嘴巴咧开,涎水滴答滴答,尖锐的利爪停在半空。

        后边那个污衣少年缓缓抽出尖刀,一脚踢过去,玄甲毒人轰隆倒在一边,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

        劫后余生,老李缓解了片刻,终于回过神来。

        “多谢阁下救命之恩!老李夫妇在此感激不尽!”

        “老李,你不认得我了么!我可是经常在你这帮衬哦!”霍星捋了捋凌乱的发型,用袖子抹了抹,露出英俊的脸庞!

        “是你!霍星!”老李眉头一皱,脸色微微发白,转而笑道。

        “老李!是他,快跑!他也是毒人啊!”钱氏一脸惊诧冲老李喊道。

        “无知妇孺!”

        “今天若不是霍星在此,你我早已经成为毒人盘中餐了!”老李呵斥一声,郑重说道。

        “霍星,你也莫怪贱内,这些天,她草木皆兵,心神不定!这该死的邪毒!不知何时才能结束!”

        “没事!只是她为何把我也称作毒人!”霍星摆摆手,疑惑不解道!

        “你不知!”

        “不知!前些天,我遭奸人陷害,躲起来养伤!”

        “我就说嘛?霍星多好的一个孩子,怎么会是异族细作!他定是被人陷害的!居然还说他……”

        “异族细作?老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李,你快点告诉我怎么回事?”霍星胸口似被人重重的打了一锤,压抑之极!

        “额!怎么说呢?客栈的门柱上还贴着通缉你的公告呢!”老李指着一条大房梁说道!

        “全城通缉令”

        “逆贼霍星,残杀同僚洪泰。异族细作,邪毒之源。若有察者,赏金千两。如有包庇者,罪同罚!——玄烨城府尹,大秦历三百零肆年五月十四。”

        “洪泰死了?!”

        “经仵作验明正身,死者正是洪泰!听说死前被你割去头颅,扔进了碧波古井中,至今还没有捞到!”

        “五月十四!一个月前!那晚洪泰就死了?怎么可能!?”霍星没有大仇得报的快意恩仇,反而满脑子的疑惑,问道:“异族习作?”

        “听说是你之前的下属,亲眼看到你满身是血,手中提着洪泰的头颅!”老李珍重异常地说,“后来,城主亲自出面给你定下这条通缉令!”

        一段记忆的画面从脑海中滑过,玄黄色的瞳孔,狠厉不留余地出招,以及砍下洪泰头颅的场景一一浮现。

        是他干的。

        白衣霍星!

        难怪他说帮了我个大忙!

        洪泰的确是自己杀的,但其他罪名的黑锅也扣得严严实实!翘也翘不动的那种!

        霍星沉吟片刻道:“洪泰的确是我所杀,但他该杀!”

        “啊!砰!”老李夫妇倒退一步,撞到了旁边的桌子,显然是大吃一惊。

        霍星解析:“荼毒百姓!陷害忠良!该杀!”

        “老李保重!我会自证清白,让一切水落石出!还玄烨一个朗朗乾坤!”

        老李抬头,已不见霍星的踪影,天空传来霍星的箴言。

        砰!

        老李心情大起大落愣愣发呆,看着被重新堵上的门户,沉声道:“保重!”

        ......

        玄机天塔,九重之巅上,玄烨城最高的地方。

        霍星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玄烨城,心情前所未有之沉重。

        目光所至,皆是黑暗。

        昨日繁华,皆作尘土!

        就连这号称永不熄灭的天塔,也是漆黑一片。

        仅有的光芒,是那悠远之外的城墙上,最后的两道光芒,淡淡地闪烁,默默守护着。

        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地步,这意味着,玄烨之心,城主府尚未被攻破,玄烨大阵完好,运转如常。

        至此,霍星一跃而下。

        下方,不远处一破败的房屋,其瓦顶上有一人,静静的趴着,凝神屏气,旁边放着一把玄铁重弓。

        若不是霍星已经跨入罡气期,目力大增,气感绝强,也无法察觉他的踪迹。

        只见他从箭匝子取出一枚玄铁箭,对准街道上行走的毒人。

        弯弓射箭!

        箭如寒芒,破风前进。

        嗖的一声,一箭射穿毒人的后脑勺,是走在毒人队伍中后边的,最高的那一个。

        啊!啊!

        高个子毒人呵出重重绿气,不甘地倒地,形体抽搐不已,很快就一动不动。

        前方的毒人顿有所觉,纷纷掉头,兴奋地围着高个子毒人,见肉就是撕咬,见骨就是啃食。

        恶心的咀嚼声此起彼伏。

        这群毒人竟然连同是毒人的同类都没有放过。一会儿的功夫,地上的毒人尸骨就被啃得干干净净。

        哈!

        但见,毒人们满足地朝天咧开大大的嘴巴,尖锐的牙齿在涎水中闪闪发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