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学

首页 朕即大宋
字:
关灯 护眼

第四十一章小民从来不可轻

        赵桓回到皇宫时,已经是深夜。

        东京的夜色如水,繁华又宁静。

        宫中大部分寺监都已经熄灯,昭示着如今的天下无事。

        只是赵桓走到了文德殿,才发现枢密依旧灯火通明,甚至里面有大量守阙书令史在灯火下整理地图。

        这个时间,负责一国军事的枢密院,却忙碌不停,怎么看都不正常!

        赵桓向一旁的吴革问道:“枢密院怎么回事?谁在坐堂?”

        吴革侧头向身边的亲从官详细询问了一番,然后立即身心轻松下来,从容的向赵桓说道:“官家,是岳使相在坐堂。”

        “岳相公啊?”赵桓也轻松下来,说道:“岳相公真是夙兴夜寐,鞠躬尽醉。即便古之诸葛武侯亦不过如此。岳相公在忙什么?封赏的事情,还是新军的训练?让他早些回府休息,这些都不急于一时。”

        “算了。那也是一位拗相公,朕亲自过去跟他说吧。”

        赵桓身心轻松的朝枢密院走了过去,可是随着走近,很快他就发现,情况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枢密院里面正激烈争吵,火药味十足。

        这根本不像是在谈论美好事物的模样。

        亲从官大队人马的脚步声打断了屋内激烈的争执。

        所有人看向屋外,见到赵桓亲自走了过来,连忙躬身行礼。

        岳飞也从闭目养神中站起,率先向赵桓行礼:“拜见官家,圣躬万福。”

        “免礼。卿等在争吵什么?朕远远就听到了枢密院的喧嚣之声。”

        岳飞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说道:“本不愿打扰官家雅兴,是西夏方向出现了争端。”

        “西夏?”赵桓大感意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方向:“党项人如今的形势还敢妄生事端?”

        “正是因为党项人处境艰难,所以才引起的争端。金、夏之战,黄河以西被金国荼毒,上千里之内一片鬼蜮,无复鸡犬行人。而黄河以东的州县却被神武右军所庇护,幸免于难。”

        “党项人如果想维持统治,必须重新恢复对这片土地的统治。”

        赵桓瞬间了然,西夏的精华腹地都在大宋边境上,被宋军十几万大军所占领。

        如今战事结束,这片土地如今却没有个明确归属。

        两军必然产生龃龉。

        岳飞说道:“党项人数次尝试派人跨过黄河,统治州县,与我朝驻军已经爆发过几次冲突。今夜又传来消息,前线两军发生械斗,我朝被打死官员两人,胥吏十人,受伤士兵三十余人。”

        赵桓语气凛冽的说道:“打回去啊!卿在等什么?”

        岳飞犹豫说道:“如果立即还击,臣恐会引起两国交战。”

        赵桓彻底爆发,怒喝:“这都是什么儒家遗毒!就我们中原担忧引起两国交战?敌国没有这种不担忧?”

        岳飞诧异的看着官家,完全没想到,官家会为这么小的事情,爆发如此大的雷霆之怒。

        赵桓愤怒的不是大宋死了几名官员。

        甚至也不是西夏的挑衅。

        而是大宋这根深蒂固的保守思想!

        这全天下就大宋百姓想过好日子?

        就大宋百姓怕苦、怕累、怕民生凋敝?

        其他国家都是钢心铁胆吗?同样是大国战争,强强对抗。

        对方就能因为大宋的一次反击,瞬间不惜一切,破釜沉舟,举国同心,拼着全部命丧黄泉,过来跟大宋血战到底?

        对方就没有畏惧,没有迟疑,没有顾虑,都是嗜战如命的莽夫?

        这种思想简直成了束缚在整个民族肩上最坚固的锁链。

        这让赵桓不由得想起后世一本名著。

        “人类不是从程心放弃按下按钮那一刻才输的。而是在三体人相信她不会按下按钮的那一刻就已经输了!”

        赵桓亲自下令道:“传朕命令给所有前线部队。任何他国军队擅自踏足我朝疆域,无需等候军令,立即将其覆灭!坐视不理者,以畏敌脱逃之罪,严惩不赦!”

        “枢密院这种思想以后要改一改了!你们越是不想打仗,对方就越是得寸进尺,最后免不了大战一场,兴师动众。反之,你果断出手,斩断一切敌国蠢蠢欲动的幻想,反而可能不会爆发大战。”

        “朕倒是要看看西夏到底敢不敢把械斗变成两国大战!”

        岳飞立即领命,郑重地作出批复,向前线将士传达出最坚决地中枢命令。

        赵桓则深深地叹了口气,心中略显惆怅。

        一旁地虞允文主动开口,问道:“按官家诏令,西夏极有可能屈服,我朝不战而屈人之兵。官家为何反而闷闷不乐?”

        赵桓看了一眼这位年轻人,认真地说道:“卿可曾想过,那些死去地官员,那些受伤地士兵,以及我大宋亿亿万万地百姓,是如何看待西夏地挑衅?”

        虞允文思考了一下,说道:“臣相信所有军民皆坚信官家终能为万民做主。”

        赵桓深深地看了一眼虞允文,又仰望明月重重的叹了口气:“卿可能无法相信,朕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虞允文内心极为震撼,中原历代君王都梦寐以求的民心所向,竟然是官家最畏惧的?

        那官家究竟想的是什么?

        赵桓手指天上皓月,说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朕就怕朕故去了,后人,甚至千载之后的后人,望着这一轮圆月,还是想着有一位英君明主能为他们做主。”

        “卿是选试上来的学子,应该知道我朝是以制度治国。民心向逆决定了我朝制度是否稳固。”

        “朕希望卿等能担负起天下之民意,顺天应时。让百姓、让市民知道朝廷可以急其之所急,想其之所想。”

        “让所有百姓都知晓,小民从来不可轻。整个大宋,是天下万民意志的集合。他们的诉求,他们的意志,就是朝廷政令整改的方向。”

        “而不是千年如一日,只能企盼一位英君明主。”

        这才是防止腐朽,调整朝政,天命维新的最有效途径!

        小民从来不可轻!

        虞允文内心震撼之后,忽然有所明悟。

        若皇室一直顺应的是民心,反馈的是百姓诉求。

        那赵氏绝对可能突破中原王朝两三百年轮回的宿命!

        那学子是否也会如皇室一般?避免成为被天下厌恶、淘汰的腐朽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