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学

首页 特区枭雄
字:
关灯 护眼

第375章暗流涌动



        一年后的一天上午。

        整个世界正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的变好,尤其是气候方面,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还没有回到灾变之前那样四季明显,但至少雪季缩短了很多。以往一年中至少有七八个月都在下雪,一眼看过去,满眼都是白色,气温更是低到恐怖,而现在一年只有三个月在下雪,有了些四季分明的感觉。

        这天上午,天空飘着小雨,空气很湿润。

        肖章站在楼顶,看着特区满眼的绿色,一种自豪的感觉油然而升。

        一年时间,特区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在这一年里,肖章沿袭了区里的做法,设置了相应的职权部门,对特区进行管理和发展,除了军事力量方面以外,其他所有部门用的都是特区内的人员,而他自已则是自封为“总督”。

        抛开政事不谈,这一年里,他不但补办了与蓝秋水的婚礼,还把萧樱给娶了,虽然萧无病对于婚事在特区举行颇有怨言,但肖章现在“总督”的身份,跟他这个一区首脑相比,也是不遑多让,当然也不便于把婚礼放到一区去办了。

        特区的位置比较独特,所以既不隶属于亚盟,也不隶属于欧盟,但由于多是东方面孔,从感情上来说,还是趋向于亚盟多一些,当然,肖章很清楚自已的定位,由于地理位置上的独特性,他不可能——起码表面上不能表达出亲近某一方的姿态来,也就是说,他只能保持中立,一旦倾斜于某一方,那么另一方肯定会搞一些小动作。

        肖章没有那么大的野心,过上好日子才是他的真实想法,不过为了保证稳定,军事力量自然是要加强的,为了这个,董天把安一方等人如数奉还,另外还送了一个师的人过来。

        在此之前,萧无病也送了一个师的人过来,老丈人支持女婿,当然没什么问题,但三区再充实军力,这让欧盟那边就有点儿感冒了。

        事实上,在这一年里,亚盟与欧盟之间的摩擦不断,局势很敏感,所以亚盟军力补充到特区来,直接引起了欧盟方面的反应。

        不过考虑到特区的重要性,欧盟决定还是先跟肖章谈一谈,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不是肖章的能力有多大,而是特区位置的特殊性,太他么的难攻啊,否则无论是亚盟还是欧盟,可能早就将其拿下了。

        肖章就在楼顶的这间屋子里,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身姿妖娆的高个美女,正是与肖章“生死与共”过的美女克丝汀。

        当初克丝汀伤愈回归之后,将所有的情况向自已的上司进行了汇报,并且还一直与肖章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所以这个任务就交到了她身上,所以这一次她不仅是肖章的老朋友,还是欧盟的使者。

        “肖章,站在朋友的角度上,我真心不希望你与亚盟走的太近。”

        肖章回过头,笑眯眯地说:“欧盟真他么会找人,知道我不会跟你翻脸,但是有句话我还是想要说,我他么的难道要跟欧盟走太近?”

        克丝汀一点都不觉得尴尬,肖章的强势不仅她有所体会,欧盟不少人也体会到了,笑着道:“其实我早就跟他们说过了,别对你搞小动作,他们就是不听,结果就吃了苦头。”

        前段时间,一小股欧盟安排过来的所谓流窜势力意图闯入特区,结果被夏雷发现,当场干掉了一大半,剩下的逃之夭夭,连特区的外部区域都没能走入半步。

        肖章知道这是欧盟对自已的一次试探,也是对特区实力的一次试探,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默默地发布了一项措施,三个月内,禁止所有欧盟人员通过特区进入严盟。

        唐骄拿下了潘会明和童耀白这两位主战派,与欧盟心领神会地达成了一致,开通亚欧之间的贸易往来,这个决定为两盟关系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双盟经济也得到了发展。

        其实这此之前,两盟的商人已经在偷偷做生意,不过在交通的选择上,自然是安全第一,哪怕路程更远一些,当贸易公开之后,他们自然是把交通状况、安全状况最好的特区作为最佳选择,一段时间,特区被称之为最新的“丝绸之路”,所以当肖章掐断这条路的时候,一干欧盟商人们顿时哀号不已,向肖章提出抗议,肖章根本不鸟他们,他是什么人?可别被他“总督”的身份蒙蔽了眼睛,一年前,他在亚盟可是有着“肖大魔头”的美誉的。

        抗议肖章无效,这些商贾集团只能向欧盟施压,欧盟逼不得已,只能安排使者上门,而克丝汀这位昔日老友就受命而来。

        “这帮家伙,如果个个都能像你这样明事理,就不会乱搞小动作了。”肖章漫不经心道,“告诉欧盟,特区正在搞军事演习,一周后会解封。另外,跟那些肥头猪肠的家伙说,特区一直保持着中立,不要太他么的玻璃心,我跟谁交往是我的自由。”

        “一定带到。”克丝汀道,“其实也不怪他们担心,你这儿的大部分军力都是从亚盟过来的,万一你们来个暗度陈仓,欧盟就会很被动。”

        “有这个想法的人都是白痴。”肖章也不藏着掖着,分析道,“特区之所以能够存在,就是因为保持着中立,不想打仗,一旦成为某一方的依附,平衡被打破,特区的优势就不复存在,这个道理三岁小孩也能明白。你们啊,就是心怀鬼胎,有位名人说过,你是鬼,看谁都是鬼。”

        克丝汀失笑道:“这位名人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这句话?”

        “那位名人姓肖,叫肖章。”

        克丝汀笑的花枝乱颤,半晌才道:“真的很希望以后没有战争。肖章,我会把你的话带到,另外,我再奉送一个消息给你,你破坏了非盟的计划,他们一直想对你除之而后快,据可靠消息,他们将会有所动作,你小心点。”

        肖章冷笑:“一年了,他们也该有点儿动作了。谢谢你,你的使命已经完成,在这儿玩几天吧,现在的特区可不是一年前那样了。”

        “不了不了,我怕再待下去,没命走啊,你那个二夫人,都要把我给吞了。”克丝汀摇头道,“屎壳郎护屎,怕人抢啊。”

        肖章脸一黑:“会不会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