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学

首页 我有一座气运祭坛
字:
关灯 护眼

第四百一十六章关键(必看!别养书)

        离开了汤山府,陈渊顺着必经之路,再度来到了南陵府城准备见章玄一面,见面的第一件事,他问的便是陈渊何时突破的。

        仅仅几日时间而已,他没想到陈渊就已经不动声色的结成了天丹,虽然陈渊之前的时候就已经说过这件事。

        但章玄仍然感到惊诧。

        陈渊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只是向他讲述了一些突破中的过程,以章玄的背景,根本不缺这些东西。

        一般自幼时开始,他这种官宦子弟便会泡药浴,接受家族或者其父亲的教导,不过陈渊还是说了,这些东西总归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章玄的态度也很凝重,详细的听完了这些突破过程,言语之中颇有些艳羡,和无可奈何。

        还是那句话。

        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了,每当见到陈渊修为暴增的时候,他都会想起一年多之前的情形,那时他天罡巅峰。

        陈渊来到南陵府之后才初入凝罡修为。

        等他去突破归来,陈渊已然与他达到了同一层次,等到他突破天元,迈入通玄中期的时候,陈渊已经突破了天宫。

        然后....他还在天宫,对方现如今已经结成了真丹,正式踏入了宗师之境。

        若是等他踏入丹境的时候,陈渊又会达到何等境界?

        这一点章玄不敢往下细想,越这么想他便越为陈渊的天赋感到震惊和好奇,明明陈渊之前的天赋很一般。

        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恐怖?

        上天眷顾?

        “恭贺陈兄结成真丹了。”章玄面色凝重的拱手道。

        “章兄也要追紧一些啊!”

        陈渊笑了笑。

        章玄微微摇头,叹道:

        “你我之间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跟你这样的人比,简直就是折磨。”

        “言重了。”

        “话说陈兄结丹可有异象生出?”

        “章兄觉得呢?”

        陈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

        “想来是有的了,只是不知是何等异象?”

        陈渊沉吟了片刻,低声道:

        “陈某结丹之时,升起了一轮明月。”

        “海上升明月?”

        “正是。”

        不是陈渊不相信章玄,只是紫气东来这等异象实在太过骇人,天下以紫为贵,若是这消息传扬出去的话。

        必定会生出一些波澜。

        还是谨慎一些为好。

        这也是之前姜河等人告诫他的,最好不要向别人透露这件事情,反正除了道神宫的几位道主,也没有人关注到这一点。

        “陈兄真是.....”章玄苦笑了一声:

        “天赋世所罕见。”

        “平平无奇而已。”

        章玄凝视了陈渊一眼,不想再继续遭受打击,旋即转移了话题道:

        “此次是哪位公公宣旨的?”

        “杨元庆。”

        “是他?”

        章玄眉头一挑,似乎是有些意外。

        “怎么,章兄认得此人?”

        “确实认得,不过不太熟。”

        “说说....”

        章玄失笑了一声:

        “倒也没什么,只是有些震惊于陛下对陈兄的看重,竟然让一位丹境宗师来宣旨,这杨元庆可不是无名之辈,

        是陛下身边的心腹太监,在宫中据说权势不小,极得后宫的几位嫔妃倚重,当然,这些权势都来源于其义父曹正贤。”

        陈渊点了点头,说这杨元庆他的确没有听说过,毕竟对方身居宫闱,还是个太监,在江湖中没什么名声。

        但若是说起这曹正贤他便有一些了解了。

        之前不但从章玄的口中听说过,在江湖中这位大总管,皇监司督主,厂公的名声也很是不小,至今已经服侍了三位帝王。

        从一个小太监逐渐成长为权势惊人的大总管,的确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在京城的名声尤为昌盛,根据章玄所说的一些秘闻,一些妃嫔想要求得景泰临幸,最好的办法便是打通曹督主的关系。

        虽然称不上权倾朝野,但也极为不凡,尤其是近年来景泰有意削弱巡天司的权势,分给了皇监司之后更甚。

        “章兄想多了,陈某结丹的消息还没有外传出去,陛下想必也是不知道的,怎么可能派出贴身太监专程来为我宣旨?

        对方另有目的,根据陈某推断,这杨元庆的目的应该是南方。”

        陈渊指了指一个方向。

        章玄立刻会意,若说能指的丹境修为的贴身太监专程宣旨的话,除了几大金使,便是南方的那位镇南王了。

        虽然其在江湖中比较低调,但能以异姓称王,也足以看出其本事。

        “看来是南疆又出幺蛾子了。”章玄笑了笑。

        南疆虽然不似北蛮年年叩关,但那广袤的大山之中可是隐藏着不知多少妖族强者,虽然数百年前大楚皇朝曾经发起过灭妖之战。

        但历经数百年的休养生息,对方估计也已经修养回元气了,这些年中原已经出了不少次妖魔动乱了。

        之所以没有大规模,也是因为这位镇南王率领数十万精锐将士镇压着。

        陈渊笑了笑,没有多言。

        这天下乱不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甚至更乱才更符合他这种野心家的设想,天下不乱,何以出英雄?

        唯一受到伤害的只有那些黎民百姓而已。

        “此番陈兄入京,恐怕将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章某先在这里恭贺了。”

        “还要多多仰仗章神使。”

        以前的陈渊不愿意与章玄有太深的关系,一是不想成为章氏的附庸,二则是他那时修为太低,也入不得章玄之父这等神使的眼。

        没必要太过亲近。

        可现在不同了,陈渊与姜河之间的密切关系,已经被外人看作是一个派系,很难分割,虽然姜河还没有突破化阳。

        但绝大多数人都觉得这只是或早或晚的事情,日后四大神使之位必有姜河一席之地。

        这个派系虽然还不强大,但也绝对说不上弱。

        以姜河派系的身份再与章系联手,陈渊的地位和权势便有了保证,当然,前提是那位章神使对他没有敌意。

        这一点其实倒也用不着太过担忧。

        虽然陈渊与章玄之父素未谋面,但朝中的许多人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浅,章神使曾多次为其说话。

        再加上他与章玄是好友。

        在许多人看来,陈渊一直都和章系走的很近。

        “之前陛下决意召你入京的时候,家父便在身旁,回到家中之后便让人送了信儿,让你入京城之后先别忙着求见陛下,由他带你前去。”

        丹境宗师无论是在江湖上还是在朝廷之中都已经算是登堂入室的存在了,是各方派系争相拉拢的对象。

        若不是陈渊与章系走的近,恐怕其他两位神使已经派人接触陈渊了。

        他父亲更是告诉他,要交好陈渊这等绝世妖孽,一般以这种人的成长速度,不过短短数十年的时间就能屹立在朝着成为一方重臣。

        姜河就是其中最为显著的例子。

        只可惜巡天司的那些人还是看走眼了一些,刚开始时对姜河的拉拢不够,导致对方一直没有明确表态投向谁。

        再之后,便是姜河闯出了偌大的名声....

        “多谢章兄了。”

        陈渊不知道对方让章玄与他结交拉近关系,只觉得对方对他另眼相看的原因是因为章玄,嗯...事实上也是如此。

        陈渊第一次入其父之眼,就是当初章玄提起的。

        “你我之间不必谈这些,我只希望我等日后能站在一起。”章玄说的很模糊,但陈渊能够听清楚,对方还是希望陈渊牢牢站在章系一方。

        纵然不加入,最好也保持密切的关系。

        这很正常,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派系,朝廷就是另一处江湖,皇帝主导一切大方向,下面则是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利益小团体。

        各自划分派系....

        不能说谁对谁错,也不能说谁是忠臣,谁是奸臣,这些是人性的使然,也是当权者的有意放纵。

        想必这些小派系,皇帝最怕的其实就是有人大权独揽,那时候,就是对方生出不该生出的念想时候了。

        在南陵府陈渊待了一日,陈渊也从章玄的口中对中州,对京城有了一些比较深刻的了解,这里王公贵族很多。

        一小部分是前楚降臣,大部分则是有拥立从龙之功,为司马家的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自然会受到奉上。

        各等爵位不知凡几....

        南陵府中除了章玄之外,陈渊便没有再见任何人,直奔青州城而去,主要是也没有什么牵挂的,南陵府内,除了章玄之外就是小老弟王平了。

        根据他所得到的消息,对方似乎捕头当的很不错,已经成为了平安县的比较有话语权的人物之一,不论是谁都会给他几分面子。

        至于是借助的谁的威势,也就不言而喻了。

        之后的路程就变得很快了,以陈渊丹境修为的速度,两日的时间都用不到,陈渊便横跨了数个州府,抵达了青州城。

        若是加快的话,至多也就一日时间而已。

        陈渊抵达青州城的时候,此地的江湖仍然还没有从青云剑派被覆灭这件事上缓过来,许多人还在亢奋。

        希望找到那些青云剑派的余孽,拿到其真正的底蕴。

        青云剑派在青州,尤其是青州城附近几百里范围内的影响非常大,许多人从小甚至就是听着青云剑派的传说长大的。

        毕生梦想就是拜入青云剑派,成为其宗门弟子。

        如今一朝被灭,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会被忘却。

        除了这些武者之外,其实陈渊也在关注此事,只可惜终究是鞭长莫及,他的手目前还伸不到青州城来。

        不然对萧轻慕等人的追杀绝对异常强烈。

        他是不习惯给自己留下什么隐患的,若能铲除,自然最好,免得日后再生出一些其他事情,只可惜,萧轻慕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根本就找不到踪迹。

        是以,还有人传言,萧轻慕其实已经被抓到了,但消息被封锁了,抓住她的势力不希望被更多的势力觊觎。

        而她也早已经香消玉殒,魂归阴间了。

        让许多人心生惋惜。

        萧轻慕在青州全境没什么名声,但在青州城附近还是被许多人熟知的,将其奉为仙子,诸多世家子弟,大宗真传都对其追求过。

        当然他们真正的目的,大部分其实就是冲着青云剑派宗主萧云升独女这个身份去的,觉得娶了她能少奋斗几十年的时间。

        稍稍打听了一番消息,见没有什么大的收获,陈渊也就没什么兴趣了,很快便来到了青州城巡天司之外。

        表露出了自己的身份。

        守门的巡天卫确认过身份之后,不敢耽搁立即让人前去通禀,得到应允的回答之后,带着他直奔巡天殿内。

        他来的似乎很巧,此处正在商议汤山青使的人选,不少人都跃跃欲试,想要去摘桃子,他们可都是知道汤山的富庶。

        只不过之前由于汤山太过混乱无人敢请缨镇压,之后陈渊横空出世,在短短半个月不到的时间便杀得人头滚滚。

        自此汤山安宁。

        陈渊在的时候没人敢起什么小心思,但如今陈渊已经被调走了,那些在州城之内当了许多年的巡天使自然想要外镇一地,掌控莫大权势。

        “卑职陈渊,见过金使大人,两位副使大人。”陈渊抱拳拱手。

        圣旨就是调令,但景泰目前还没有给他安排什么官阶职位,目前还是从五品的巡天青使,面对从四品的两位副使自然不可无礼。

        两个副使之前见过陈渊,对其微笑颔首,刚想说什么,忽然感觉到了陈渊周身逸散的一丝气息,瞳孔瞬间一惊。

        丹境!

        陈渊已经踏入了丹境!

        当即神色凝重的站起身拱了拱手回礼,对方官阶品级不如他们,但估计也差不了几日了,现在没必要拿大。

        姜河目光平静的看了陈渊一眼,微微颔首,接着,又将目光放在了那些跃跃欲试想要上任汤山的青使身上,淡淡道:

        “说完了?”

        “回大人,吾等说完了。”

        “说完了就下去吧,本官只是知会你们一声,汤山青使之位早有定论,由巡天使韩誉担任汤山青使!”

        “这....”

        几个通玄修为的青使有些迟疑,感觉有些不太公平,韩誉是谁?

        凭什么一上来直接就是青使?

        他们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陈渊见此笑了笑,看向众人道:

        “韩誉是陈某麾下的高手,此次接任青使也是陈某向金使大人举荐的,诸位谁要是有意见可以说出来,

        本官可以相让的。”

        听到这句话,当即有几个人想说什么,姜河的话他们不敢反驳,可陈渊与他们都是平级存在,只不过权势大而已。

        他们打不过,说句话总没有问题的吧?

        但刚想说什么,便被陈渊的下一句话打断,他说:

        “不过,汤山府最近不平安,血州的魔道妖人潜入了进去,诸位谁要是上任,陈某建议他抬棺上任,免得麻烦。”

        这句话已经将威胁赤**的放在了明面上,就是明确的告诉他们,谁上任,谁会死。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放到了姜河的身上,希望他开口训斥,但对方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根本没有回应。

        两旁的两位副使也低下头不知再想些什么。

        这些人里面有他们的派系中人,若是往常举荐两句倒也没什么,但姜河已经表态,证明此事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

        更何况陈渊还直接开口威胁,这时候开口不明智。

        大殿之内寂静无声,气氛僵持了三息时间,那些青使也算是明白了什么情况,当即挤出了一抹笑容,讪笑道:

        “陈大人说的是,汤山位置重要,在下难当大任。”

        “是啊,是啊,吾等狂妄了。”

        “大人,卑职告退。”

        “大人,卑职告退...”

        短短片刻间,那些青使便迅速逃离。

        两位副使上前寒暄了几句,恭喜陈渊结丹,之后也极有眼色的告辞离开,转眼间,便只剩下了姜河二人。

        一挥手,周围被布下了禁制,姜河脸色一正道:

        “景泰这时候将你召入京城正是最好的时机,现在姜某也将谋划告诉你,摩罗前辈其实是被朝廷镇压在了皇城龙脉之中,想要以大晋国运将其彻底磨灭。”

        “你要做的事情说简单也不简单,说难以你的本事,估计也不太难,便是在两个月的时间坐稳皇城统领之位,参与祭祖大典。”

        姜河觉得以陈渊的本事,两个月的时间虽然紧张,但也应该足够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只有这些时间!

        “祭祖大典?”

        “两个多月后便是司马皇族三年一次的祭祖大典,也是救出摩罗前辈的最佳时机,那时吾等会想办法弄出一些动静,吸引京城强者的注意,而你则是潜入龙脉,将摩罗前辈救出。”

        “是否会有什么禁制之类的东西?”

        “这些东西吾等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无需操心,你要做的就是我方才说的事情。”

        “这....难道如今没有守卫皇城的统领?”

        “如今确实没有了。”

        陈渊目光一凝,点了点头道:

        “我明白了!”

        “此次救出摩罗前辈,你的重要性很大,亦是寄托着吾等的希望,成功与否,全看此次,若是不成,

        再想动手会更加麻烦!”

        ————

        别养书了兄弟们,追定就是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