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学

首页 影帝的诸天轮回
字:
关灯 护眼

1106、态度

    这人啊,总有一怕。

    不能说不怕死的人他就无所畏惧,只要号准了脉,想要威胁一个人,总是有办法的。

    苏乙就号准了花云的脉,这个莽撞人天不怕地不怕,死也不怕,但若是让他做不成男子汉,还让他嫁给别的男人……

    那他就怕的要死。

    花云脸色惨白,哆嗦着不敢吭声了。

    他有心想自我了断,但见识过苏乙的武功,他很清楚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想死都难。

    而苏乙之前油盐不进说一不二的性子,给人一种说到做到、言行合一的印象,花云又生怕苏乙真这么对他,那他真是生不如死了。

    但让他开口向苏乙求饶服软,他又万万做不到,就干脆闭嘴不言了。

    苏乙渐渐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澹澹道:“花云,今日我跟你约法三章,只要你做到我要求的三件事情,我便不会用刚才说过的办法来对付你。否则……”

    “哼!别以为我怕了你!”花云色厉内荏。

    苏乙没理他,自顾自道:“第一,今后一年,你称我为公子,不得无礼;第二,今后一年,但凡我的吩咐,只要不违侠义之道,不是有意折辱,你必须遵从;第三,今后一年,我主你仆,你我双方需义气为先,绝不能暗怀异心,彼此相害!”

    苏乙一口气说完,顿了顿又指着桌上的酒道:“若是应了,便满饮此杯!若是不应,是敌非友!”

    “你为什么不杀我们?”花云闷声道,“你之前不是说过,换了朱大哥的两个人都得死吗?”

    苏乙笑了笑:“抗元义士,杀之不祥。”

    花云看了苏乙一眼,不再说话了。

    一边冷眼旁观的徐达看到这里不禁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他之前一直在想,花云这种脑子里一根筋的莽汉,认准了的事情根本不会改变,软硬不吃,谁说什么都没用。

    这样的人,苏乙除了杀他,还能做什么?

    他不看好苏乙能说服花云服从他。

    但没想到,苏乙一下就扣住了花云的命脉,一招制敌!

    虽然花云现在一脸纠结,但很了解他的徐达知道,花云已经准备答应了。

    徐达眼神凝重看着苏乙,心里暗赞苏乙洞彻人心的眼光和手段。

    但他依然想不通,苏乙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他真的觉得朱元章是个麻烦,那就杀了他。如果他真的看好朱元章,那就交好他。

    事情变成现在这个结果,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徐达所料不错,花云果然妥协了。

    花云黑着脸纠结一会儿,一把端起酒碗,咬牙道:“我花云不是言而无信之徒,之前说好的事情,我说到做到!但只有一年!一年后你不得阻我离开!你若应了,我便做你一年仆人又如何?大丈夫能屈能伸……”

    一副自己忿忿不平,偏要自己说服自己的样子……

    苏乙笑了笑:“一年后你若想走,我不拦你。”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花云端起酒一饮而尽,“砰”地把碗往地上一摔,对苏乙一抱拳:“花云参见公子!”

    苏乙微笑颔首,看向徐达。

    徐达没有犹豫,也没有纠结,端起酒碗恭敬道:“徐达,参见公子!”

    说罢便一饮而尽,不过喝完后,他把酒碗放在了桌上。

    徐达已经做好准备死在这里了,现在不用死,只是做一年仆人,对他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惊喜了。

    他很清楚自己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所以干脆什么话都不说。

    他也没问苏乙打算把吴帧如何了,因为他很清楚屈居人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多嘴。

    苏乙端起酒,也一口干了,然后才道:“我不会在你们身上设什么禁制,你们行动自由。不过丑话说到前面,若是在这一年里你们真跑了……后果自负!”

    花云哼了一声道:“别狗眼……”

    话说一半苏乙澹澹看过来。

    花云顿时把剩下一半话咽了回去,悻悻不语。

    苏奴儿从后院走回来,对苏乙一抱拳道:“公子,照您的吩咐,已经把人绑好了。”

    苏乙点头,指着身后徐达和花云道:“这两个人交给你了,以后有什么事做不过来,不妨交给他们去做。”

    苏奴儿称是,又问道:“公子,我刚去厨房看过了,水和吃食都下了毒。”说着忍不住看了徐达和花云一眼。

    “我们在这里本来是要对付峨眉派的,谁知道你们突然来了,还搅了我们的局!”花云不爽地道。

    “以后不要再说你们我们,只有咱们!”苏奴儿面无表情纠正道。

    花云狠狠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反驳。

    “先取咱们带来的干粮充饥,”苏乙道,“我要在这里等峨眉派的人来。”

    “是!”苏奴儿应下,便转身上楼了。

    花云忍不住问道:“你认识峨眉派的人?你真的是为峨眉派出头才跟我们为难?”

    问完又觉得自己这话不客气,急忙补了两个字——“公子!”

    苏乙笑而不语。

    他没必要什么都跟别人解释个清楚。

    其实也难怪没人能看透他到底要做什么,因为从进入这个客栈到现在,苏乙做出的所有决定,都是根据局面的变化而实时改变的。那些看似古怪或者矛盾的选择,都是苏乙在随时根据自己对事情的判断而临时调整的。

    最开始,哪怕是知道了朱元章一伙人想要对自己不利,苏乙的打算也是“化干戈为玉帛”,想要把一场冲突转化为一次“不打不相识”的偶遇。

    他还计划通过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劝说朱元章等人放弃伏击峨眉派,用一种含而不露、不卑不亢的方式,向朱元章示好,并展示自己的能力,营造出高人形象,也算是给未来的皇帝留个好印象。

    苏乙虽然看似能屈能忍,其实骨子里也是很高傲的性格,但如果是巴结一下未来大明朝的开国皇帝的话,他觉得自己就算低低头也无妨。

    毕竟他要在这个世界生活很久很久,他来这个世界,是为了做一个潇洒不羁的大侠的,他想要无拘无束,他想要快意恩仇。但如果和未来的洪武皇帝产生龃龉,惹得对方惦记上自己,或者是忌恨自己,那他还怎么潇洒?

    到时候人家派出大内高手来对付自己,自己越是反抗,人家越是忌惮,双方越闹越僵,以致到最后发展到不死不休的局面,这都是极有可能的。

    因此,一开始苏乙的确是奔着友好的态度跟朱元章交涉的,他打算变坏事为好事,化解双方矛盾。

    所以他才会一开始就拍了个含而不露的马屁,让朱元章对他的好感大增。

    但苏乙心中那份不爽,那份不信任怎么也挥之不去。

    就像是徐达所想,如果只是因为他们给苏乙下毒却被苏乙识破,朱元章如此诚恳致歉,苏乙哪怕只是冲着对方未来的身份,也会很大度地不再追究。

    也像是苏乙所说,哪怕朱元章等人为了行事,把这客栈里的老板一家老小,还有两个伙计共计十一人全部杀死,苏乙也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杀鞑子天经地义,谁也别在这事儿上讨论什么人道问题。

    但通过小鬼的视线,苏乙发现那个饱受折磨后又被尖杀的峨眉女弟子,苏乙心中就不那么爽快了。

    这种事情,已经完全突破苏乙的底线,苏乙是绝不可能接受的。

    但因为朱元章的身份,为了自己以后考虑,苏乙还是说服自己别那么“圣母”,就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

    然后苏乙就见识到了朱元章外宽内忌的一面,他一面跟苏乙诚恳致歉,表现得义薄云天,豪爽诚恳;可另一边却暗戳戳让徐达在外面调兵遣将,包围客栈。

    这算什么?

    这就是第二次打算干掉苏乙了。

    苏乙可以“大度”原谅朱元章第一次打算杀自己,他可以原谅朱元章第二次杀自己吗?

    苏乙还真打算再原谅一次的。

    他这样说服自己——朱元章是一代枭雄,他做出这样的安排才符合他缜密谨慎的雄主性格,若他大喇喇就跑出来跟苏乙道歉,不顾自身安危,那他凭什么笑到最后,一统江山?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嘛!

    算了,再原谅他一次,就当是为了自己以后逍遥世间考虑。跟皇帝搞好关系,以后也好做个云游世间的老神仙。

    这个时候的苏乙其实心里已经很不爽了,只是他本就不是意气用事的人,所以还是能说服自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可朱元章接下来的那一番说辞,却是让苏乙应对他的态度和策略,彻底发生了改变!

    朱元章先是把过错都推给了手下,然后把自己塑造成了义薄云天的形象。

    最关键的是,他展现出来的这副姿态,分明是枭雄招揽收下,等着手下被自己折服,然后纳头便拜的那种套路。

    这个苏乙可太熟了!

    朱元章打算招揽自己,苏乙也不算太意外。

    但结合所有事情后,朱元章这个人的性格特性,在苏乙的认知里已经是格外立体了。

    这是个做事不择手段,残酷冷血,但又极擅长伪装自己的人。

    他眼里没有善恶之分,所谓义气只是他笼络人心的手段,其实他蔑视一切,包括世俗礼法,道德良知。

    这样一位枭雄,自己真的可以和他一直维持良好关系,让他把自己当成老神仙吗?

    联想到朱元章称帝后那些开国功臣大将们的结局,再根据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往下推演,苏乙突然发现,自己以后要做的很多事,大概率是要站在明教的对立面,也大概率还是要得罪朱元章的。

    如果苏乙表现出惊世骇俗的能力,却又三番两次和朱元章作对,以朱元章的度量和性格,他对苏乙会是个什么态度?

    苏乙觉得自己只怕免不了要被秋后算账。

    到时候自己之前的示好,就显得太讽刺和可笑了。

    而且他能一直耐着性子“舔”朱元章吗?

    只怕自己也做不到。

    其实苏乙想到这里,已经觉得自己所思甚多,有些不耐了。

    他本身也是高傲霸道的性格,这个时候已经生出了“调教”朱元章的想法,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改变思路,控制朱元章这个人?

    于是他先是武力恐吓,又提出让朱元章为仆一年,想要逼迫朱元章跟随自己,然后再慢慢调教这个人,让他对自己敬若神明,绝对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来。

    但之后事态的发展,苏乙看出朱元章绝不会跟随自己为仆,也看出这个人绝不屈居人下的傲气。

    这个时候苏乙已经对朱元章生出杀机。

    可这个人毕竟是开国皇帝,是驱除鞑虏的关键人物,这一点又让苏乙颇有犹豫。

    虽然说没了朱元章,也有李元章、赵元章,可毕竟此人在南方已经做得有声有色,要是真杀了他,也许真的会影响到历史,让鞑子又多占据中原几年,这又非苏乙所愿了。

    朱元章猜得没错,苏乙在这个时间段,对如何处理他的态度的确是有些举棋不定。

    但很快苏乙就做出了决定。

    他决定剪除朱元章的羽翼,让后放朱元章去做他该做的事情。

    他看好徐达这个人,于是便用“二换一”的阳谋留下了徐达和花云,他很确定这两个人会留下,因为邓俞的恐惧瞒不过苏乙的眼睛。

    而朱元章也没让苏乙“失望”,这个人果然“忍痛”让徐达和花云代替他被苏乙扣留,然后便立刻远遁而走了。

    这样一来,苏乙的目的其实也就达到了。

    他不动声色离间了朱元章和徐达、花云的关系,这一点在现在还看不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明显。总之,从朱元章离开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失去了这两个人的心。

    因为这个插曲,也让苏乙想通了一些事,那就是想要逍遥,也是要付出一定的努力和代价的。

    因此他决定对自己的立场和态度做一些微调,另外再做一些劳力劳神的事情。

    比如,扶持一只抗元的队伍,以自己的徒弟张无忌、徐达、常遇春等人为核心,和朱元章他们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加快蒙元的灭亡?

    到那个时候再怎么去面对朱元章这个人,就不用像是现在这样犹豫了。

    加入书签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99mk.la。鸟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9mk.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