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学

首页 与春同行六十年
字:
关灯 护眼

第九十一章 人生旅途第二步

        与春同行六十年

        第九十一章

        人生旅途第二步(一)

        胡生上午被送进太平房,车宏轩下午按原计划被李总会计师叫去汇报情况。

        与此同时,吴领导被通知去孔领导那里汇报工作。李总工程师被总工程师叫去,研究挤压机技术问题。其他领导都被大公司对口负责人叫去汇报工作,确实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车宏轩也明白大公司下力量了,原本是想给胡生点教训,没想到闹出人命来,自己也好,吴领导也好,一下都栽进道德的泥潭里,无以自拔。毫无疑义,把胡生干死了,把自己干臭了。这将是自己人生旅途第一步的结束。再想继续在这个企业干下去,已经没了基础。

        车宏轩带上准备好的向公司汇报的材料,心情沉重地来到李总会计师办公室。

        李总和石处长在,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很专注。因为门开着,车宏轩走进去两人都没有及时发现。

        “在研究什么?”车宏轩挨石处长坐下,打个招呼。

        李总看一眼车宏轩问:“这小胡事先一点预兆都没有?”

        车宏轩回答说:“没有,正跟我研究开工资的事,接个电话就摔倒了。”

        李总咂咂嘴惋惜地说:“太年轻了。”

        车宏轩说:“关键是闹了我一身不是,都说他的死和我与吴领导有关系,真是天大冤枉!”

        李总摆摆手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他自己有病不知道治,还整天到处去喝酒,太不拘小节!”

        车宏轩说:“他来了我想尽力配合好,可他不给我任何机会,就连厂长会都不想让我参加。现在遇到困难了才知道找我,刚刚谈了两次就出意外了,真是太突然。他这一死不要紧,我在大公司这么多年的工作化成零了,前功尽弃。”

        石处长说:“你的工作成绩那还是有目共睹的。”

        李总说:“黄泉路上无老少,这事你不用纠结。我们说正事,公司准备向铝窗公司派出工作组,今天下午确定参加部门和人选。铝窗公司毕竟是我们的支柱产品,不能出问题。我们公司从来就不缺少管理企业的人才,当然像胡生这样的假大空也大有人在。所以这次公司从各部门挑选出精兵强将进驻铝窗公司,有针对性地解决各方面问题。现在我一件件事落实,请你如实回答。第一,挤压机为什么会出这么大问题?”

        车宏轩说:“这个情况我并不了解,但准备买备件的钱被调走上交利润应该是主要原因,为这件事李总工程师还和胡生吵过架。”

        “铝型材短时间不能生产了,对整个局势有多大影响?”

        “据我从李总工程师那里了解,备件从订货到收到货最少需要半年。由于毁损严重,需要维修费两百多万。也就是说今年挤压机无法正常生产,后果是去年我们结转两个多亿,今年新签一个多亿,加上现在待签的,到年底怎么也能达到四个亿。这些工程普遍都价格不高,要是外购铝型材会严重挤压利润空间。再有一点,原来701厂承担的一千万利润指标已经没有办法实现了。”

        李总说:“特区铝型材厂也停产了,真是奇怪了,倒霉的事竟然能凑到一块。”

        石处长说:“胡生政治上不成熟,应该想办法把厂长骗回来,不能到处宣传撤职查办。打草惊蛇,这回好人跑了钱也被带走了。”

        李总叹口气说:“影响极坏,部里都知道了。现在关键是立即想办法让这个企业起死回生,否则部里过问起来我们没办法回答。这种事出的,净往我们脸上抹灰!现在部里特区有公司,我们那几个企业一举一动都被看得清清楚楚。小车,你有没有本事去特区铝型材厂,把这个企业搞起来?”

        车宏轩笑了说:“我不懂技术,更不懂生产,没有可能把企业搞起来。”

        石处长说:“找一个又懂经营,又懂生产,又懂技术的厂长,给你做副职。”

        车宏轩轻轻晃晃头说:“那我不就是个摆设吗?谁都明白那是为了给我安排个地方,这种事没必要。对于特区企业,我早有考虑,有一个人过去能立即把这个企业启动起来。”

        李总似乎有些不相信,立即盯着车宏轩追问:“谁?”

        “李达元?”

        李总皱起眉头说:“就是原来701厂的那个酒鬼?”

        “对,”车宏轩回答道,“这个人两头冒尖,但要说他本质不好至少我不相信。”

        “你确信他可以把特区企业搞起来?”

        “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

        石处长说:“据姚伟奇告诉我,现在账上一分钱没有,停产好多天了,让公司给拨点钱过去应付一下,我没答应,请他找铝窗公司要钱。”

        车宏轩说:“鉴于701厂短时间内无法生产,可以让李达元带走一部分技术骨干,组成强有力的队伍,尽快使特区企业恢复生产,以满足各门窗企业的材料需要。建议把701厂的库存铝锭和铝棒发往特区厂,在农村的重熔厂还有上百吨铝棒也一并发往特区,把我们从铝厂后续订货的铝锭全部陆续发往特区,这样就盘活了资金,就能使整个铝窗公司活起来。”

        李总豁然开朗,立即拿起电话给管纪律的领导打过去,问:“李达元什么情况?”

        “重熔厂给他弟弟拉去六千元红砖,搞不清给没给钱,去了几次当事人很不配合。其他没什么更加严重问题,吃吃喝喝而已。”

        “这个人我要用,让铝窗公司写个情况给你们,把这件事了结了。”

        “好的,报告上来马上办。”

        李总放下电话说:“你和你们吴领导跑一趟,把关系理清,然后写个情况说明。”

        车宏轩说:“就一件事,我们欠重熔厂货款,几万块钱,致使重熔厂停产了,生产出的成品也不发货。他们还有个门窗厂,应该是李达元支持办起来的,这么多年也没交咨询费。把这些三角账理理就可以了,没什么原则问题。”

        李总问:“怎么这么乱?”

        车宏轩回答:“胡生想自己搞重熔,说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结果是自己没搞起来,环保不批,那边也没给钱,可不就乱了。”

        李总说:“你尽快去把关系理顺,然后让重熔厂为我们特区企业搞冶炼。”

        “好的。”

        “一会回去你和你们吴领导找李达元谈话,让他立即着手准备,尽快过去。关于发货这件事,由你全部落实好。”

        “好的。”

        “继续说。”

        车宏轩说:“如果特区企业能够尽快投入生产,当会基本解决铝型材问题,实在缺少,就只能外购一部分。下一个问题就是资金,现在各企业钱都被收上来交了利润,都像一辆辆没有油的车开不动了。为此,我在报告里提出希望公司退回部分上缴利润,以使各企业活起来,有序地组织生产。”

        李总说:“难怪胡生这么上火,这件事真是打脸啊!看来他还是不行,不具备企业家的素质。这样,为了确保特区铝型材厂恢复生产,我们组建南方分公司,由主管民品的副经理负责,由你具体办理各方面业务。当然,重点是配合和监督李达元的工作,尽快使铝型材厂恢复生产。”

        车宏轩不好再说什么,因为这明显说明自己将要离开铝窗公司。

        “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特区?”车宏轩问。

        李总回答:“这要在铝窗公司走上正轨之后,到时候我们研究好了你才能走。”

        “明天铝窗公司开工资怎么办?”车宏轩问。

        李总告诉石处长:“马上把钱打给铝窗公司。其他款项我们要等工作组去了以后再研究。”

        石处长站起身说:“好,没别的事我回去了。不过我得说一句,能够说出这些办法的人不多,可见车经理你在铝窗公司这几年没白干。”

        车宏轩笑了说:“不给我定罪已然满足了。但是,我还要说一句,应该立即给铝窗公司拨款,包括挤压机备件和各自工程材料准备,一天都不能等,一旦出现问题不可收拾。”

        李总点点头说:“会尽快落实的。”

        石处长走后,车宏轩和李总都没再说什么,场面很别扭,车宏轩也只好告别离开。

        刚走出大门,正好遇见吴领导也从南门走出来。

        车宏轩心想,现在铝窗公司领导都不受欢迎,专找这僻静地方进出行政大楼,令人感慨啊。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苦笑一下,不约而同地走到一起。

        车宏轩见周围没有人小声问:“过关了?”

        “过什么关?生老病死算什么?关键是下一步怎么办,铝窗公司不能出问题,一旦出问题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准备派李达元去特区铝型材厂。”

        吴领导一愣,凝视着车宏轩问:“哪里得到的消息?不会是小道消息吧?”

        “不不,这不是小道消息。李达元将很快去组织那里的生产,以解决铝窗公司急需的铝型材。把701厂的技术骨干,生产骨干全部带走,今年就指望特区的铝材厂了。否则我们将出现大面积亏损。为此,李总决定让我们俩去一次重熔厂,理顺关系,解放李达元。欠的钱付给人家,继续生产,把铝棒发给特区厂。铝门窗厂的咨询费该免就得免,以后要干就得走正规路,不进我们公司那我们就不管了。我们俩今天就找李达元谈话,请他立即准备好,随时准备出发。明天我们去重熔厂。”

        吴领导明白了,向车宏轩竖起大拇指说:“你办了件好事,于公于私都有利。走,我们别在这里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

        两人跨上自行车并肩往回骑。

        吴领导前后看看,对车宏轩说:“明天上午工作组来铝窗公司,开完会和他们打个招呼我们就出发。”

        “好的。”

        “关于找李达元谈话,我不能陪你。这件事现在还不是官方消息,你只能透露给他,别把话说死。”

        车宏轩也认为这样更稳妥一些,便回答说:“好的,我找他谈。”

        两人走了一会,吴领导笑了说:“我也是给铝窗公司再办最后一件事。”

        “怎么了?”

        “258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

        “工人应该五十五岁退休,提前到五十二岁;普通干部六十岁退休,提前到五十五岁;正科级以上干部六十岁退休,提前到五十八岁。从现在开始一刀切,谁都不能搞特殊。当然,特别重要岗位可以经过公司同意推迟退休年龄,甚至还可以返聘回来。”

        “这是为了让更多待业青年就业,对稳定社会有好处。”

        “我也赞成。下个月就到站了,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是我们在组织者必须遵守的原则。”

        “是不是有点感伤啊?”

        “都一样,人是有血有肉的,不能没有感情。人生就是这样,一旦退休清闲了反而衰老的会更快。”

        两人边走边聊,不觉来到铝窗公司。

        吴领导上楼,车宏轩去厂房里看看挤压机究竟什么状况。

        晚上下班后,车宏轩来到李达元家,把情况告诉了李达元。

        李达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吭哧好半天,两眼含泪地冒出一句:“让我考虑一下怎么办,情况来得太突然。”

        车宏轩说:“是,我也不是来抓壮丁的。”

        “关键是那样,我上有老下有小,扔下怎么办啊?”

        “你说得有道理,不如你在家里看着,至少每天都在身边啊!”

        李达元“噗嗤”一声笑了,拉车宏轩坐下:“有话慢慢说,你还讲不讲民主?”

        车宏轩又站起来说:“不啦,晚上还有事,把消息带给你就完成任务了。”

        “你胡说八道!我让你嫂子赶快扒拉几个菜,就在我家喝两盅。”

        这么解释也不行,最后车宏轩只好和李达元一起,找到唐科长,一起去山水情饭店喝了酒。

        第二天车宏轩才知道,财务处派到工作组的副组长人竟然是马战双,并且明确从今天起,马战双代表工作组对铝窗公司财务实行一支笔管理。

        车宏轩明白这不过是过渡阶段,看来权利交接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会前马战双就来到车宏轩办公室,对车宏轩说:“我对铝窗公司一无所知,你得帮我一段。”

        “没问题,你放心好了。”

        “下午我把办公桌搬来,你的办公桌不要搬走,我们俩一起办公,直到你非去南方公司报到不可再离开。关于这一点,石处长想给你打电话,我没让,我告诉她我和你不分彼此,不用她操心。”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给你当好参谋。”

        两人一直聊到开会。

        工作组由一个副经理牵头带队,副组长是原来洗衣机厂的厂长。很明显,这位姓郑的年富力强的知识分子,是未来的铝窗公司掌舵人。

        上午召开干部大会,下午车宏轩和郑组长打个招呼,开车去重熔厂。

        很快,李达元已经准备走马上任。

        临买票的时候,李达元特意跑到铝窗公司来找到车宏轩,闹哄哄地说:“你得买票啊,我们一起走。”

        车宏轩笑了说:“我还没有接到通知。”

        “你得去找啊,否则谁来主动找你?走,我陪你去找李总,去找孔书记。”

        “不去。”

        “你要是不去我也不去了,咱们就算拉倒!你把我推上前线了自己却躲起来,哪有这么办事的,这不是拿穷人开心吗?”

        “那你就别去了。”

        “好吧,你不去我去,我去找领导。”李达元一蹦跶走了,没想到被李总狠狠批评一顿才泄气了。

        李达元想想不是滋味,又给车宏轩打电话说:“李总怕铝窗公司出问题,让你再辅佐马战双一段。这样,我先去,在特区等你。我们一起干,一定把这个企业干起来。公司领导已经答应了,如果把企业搞起来,明后年再引进一条生产线,直接安装在特区。”

        “好,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不是我,是我们!要说这书不能念的太多,念太多了就念糊涂了。”

        车宏轩笑了,这是这一段时间他最高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