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学

首页 道师异闻录
字:
关灯 护眼

林玄羽

        熊熊烈火点燃了漆黑的夜空,肆虐的大火吞噬着五柳山下的一个村子。

        突然,火光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惊得山顶上的鸟都群起惊飞。

        村口处,走出来一位老道,身着黄色法衣,帽上和胸前都绣着八卦图,左手持着一把桃木剑,剑上,墨色的血液低落下来,染黑了被火焰烧的破烂不堪的袍子。

        老道右手怀抱着一个熟睡的婴儿,婴儿被黄绸包裹着,表情竟出奇的安详,丝毫没有被这恐怖的叫声干扰。

        老道把桃木剑放回后背背着的破旧木法箱中,摸了摸颔下被熏黑几分的白须,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婴儿,炯炯的双目闪过一丝黯淡。

        “小家伙,以后你就跟老夫一样,无家可归了……”

        说着,老道的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无边的黑夜中。

        村口边,一个坟包似的土堆前立着一块碑,在火光照耀下显示出三个猩红色大字:

        镇灵村。

        ————

        东海市的锁龙镇,是全国有名的百年古镇,也是当下最热门的景点之一,因镇中心的一口锁龙井而出名,每当旅游旺季,来往游客络绎不绝。

        尤其是现在,全球各地各种突发的怪异事件接连不断,口口相传的古老故事,政府的消息封锁和刻意隐瞒,弄的人心惶惶,因此,和许多寺庙名山一样,近年来的游客大多数都是来求平安的。

        一声雄鸡长鸣,唤醒了沉睡的镇子。

        林玄羽穿着纯白色T恤,黑色长裤,早早的就到院子里的老石磨上打坐,双手捻成兰花状放在双膝上,表情安详,确实是入了定一般的感觉,但急促不安的呼吸把一切都暴露出来了。

        一只蚊子飞到林玄羽的耳边,嗡嗡嗡地煽动翅膀,后者眉头微微一皱,晃了晃头。

        “别分神……”屋内,传来一阵雄厚威严的声音,林玄羽闻声,面露顺从之色,赶忙调整身姿。

        就这么一直坐到太阳高照,林玄羽肚子饿的咕咕直叫,身上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般。

        终于,一位老者开门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步伐轻盈矫健,手上端着两杯清茶,白须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光洁,双眼虽然被岁月的波纹挤成一堆,但依旧炯炯有神,神情严肃,浑身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威压。

        这便是林玄羽的爷爷,林傲,如今虽八十五岁高龄,但身体依旧无比硬朗。

        林傲将两盏茶放到厢房钱葡萄架下的石桌上,坐了下来。

        林玄羽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然而,显露出来的却是一双被厚厚的白障蒙住,无神的双眼。

        奈何他虽生的清秀俊朗,却天生是个半盲。

        虽然看不清,但由于自十岁起跟着林傲修炼,即使一直停留在淬体期,但也足以使他的其他感官和身体素质比常人强上数十倍。

        林玄羽轻车熟路的跳下石磨,走到葡萄架下,坐在石凳上。

        提起葡萄架,可有些说道。

        每当葡萄成熟时,颜色不是绿色或者紫色,而是都呈现出一种奇怪的金色,又大又圆。林傲却从来不准林玄羽吃一颗,总是成熟后马上采摘储存起来。而且,以林泽以前在镇高中学过的生物知识,完全无法辨别这是什么品种。

        “院子里的的东西,别问,也外传不得!”

        林玄羽从回忆中缓过神来,端起面前的茶水,猛的一口全部灌了下去。

        “今天打坐,有什么收获吗。”林傲问到。

        “还……还没。”林玄羽几乎不敢抬头,九年,他的修为只停留在林傲所说的淬体期。他也认为,自己根本不是干这个料子,但奈何不敢违背爷爷,只得每天硬着头皮打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夏国的修士,修为境界由下到上分为:淬体、凝气一至十层、尘元一至三重、幻仪一至六境、丞道、化圣、太虚一至十境以及太虚神境。

        此外,世界上不同大陆或地区的不同修士都有自己独立的体系,对其修炼之基——灵气的称谓也大都不相同。

        “这东西急不得,慢慢来,到了大学也别荒废,有时间就找机会修炼,但切记你修炼的事一定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平日严格要求的林傲这方面却是不着急,林玄羽的资质和悟性不能说差,相反,先放着蓝星本就处于末法时代,灵气稀薄,他十岁开始修炼,三天竟就踏入淬体期,悟性极高,但林玄羽不知为何,后来苦练了九年,修为却还是未能突破。

        这其中的缘由,只有林傲明白。

        “嗯,我知道了……对了爷爷,行李我都收拾好了今晚8点的高铁,估计明天一早就能到东大报道了。”

        东海大学,位于东海市市中心,是全国乃至海外闻名的名校,但除了因成绩好破格录入的学生免交学费,其余的学生所需承担的学费昂贵,不是一般家庭能上得起的。

        林玄羽高考差一点,没有达到破格录取分数线,但林傲坚持让他去,只是说东大能寻到他的造化,林玄羽无法违背,只得妥协。

        “嗯……”林傲用手指点了一下茶水,在石桌上画起了八卦图来。

        “自天地初开,有二元因虚而生,一元谓之阴,一元谓之阳……”

        “万物皆傍二元所以存,混元凝万物之息,曰‘灵’……”

        “后有能通之驭之者,度法器以斩邪祟,净一方而开乐土……”

        ……

        祖孙俩开始互相背诵起了《混元玄真经》。

        忽然,门外响起刹车的声音,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约莫三十岁左右的一个男子满脸焦急地走了进来。

        “林老,林老!”男子见到林傲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这场景林玄羽倒是见怪不怪了,自他记事以来,几乎每年都回来这种模样的人拜访爷爷,每次来都是为了什么案子,而且,林傲不工作就能有收入的来源,仿佛就是这些人,但不知为何,最近几年频率变高了,上次见到这人仅在三个月之前。

        “这个案子,必须您出马了。”说着那人毕恭毕敬地把一个档案袋递给了林傲。

        “进屋说。”林傲淡淡地说到,旋即转身进了屋,那男子也紧跟其后。

        林玄羽识趣地出了大门,决定出去散散步,顺便看望一下邻里乡亲,把自己要离开镇子的事跟他们打个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