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书屋

首页 魏晋干饭人
字:
关灯 护眼
红袖书屋 > 魏晋干饭人 > 第677章 名片

    因为卫玠的盛名,傅庭涵也很愿意多停留两日,等着见一见这位表舅。

    卫玠刚到陈县城外,正排队等待进入呢,检查车架的士兵一看到他,都没看对方的路引,直接冲后面的人来一句,「快去告诉使君,卫玠到了。」

    后面的人撒腿就跑。

    街上人来人往,还有提前知道卫玠要来的消息,一连两天都在等的百姓,见城门士兵飞奔,立即有人往城门口看去。

    不一会儿,卫玠进城的消息就飞满县城。

    于是等他们卫玠和王聿等人终于进城,街上已经飞奔而来不少人,都兴奋的盯着他们看。

    车架走了不到半条街,有胆大的便走到车前拦住车,大笑问:「车上可是河东卫叔宝?」

    王聿皱眉,很是不悦,骑马上前挡在车前道:「你是何人,快快让开,岂敢阻拦我等车架!」

    「你这人长得一般,脾气还大,肯定不是卫叔宝,我问的是车里的人。」那人大声道:「车上若真是卫叔宝,将车帘撩起,供我们一观何如?」

    「天下美色便该天下人观之。」

    靠在二楼窗台上的赵瑚闻言,嗤了一声,随手拿起桌上的胡饼就往下砸,正好砸中那人头顶。

    那人被砸,顿时大怒,捂着脑袋看向酒楼二楼,看到赵瑚,更怒,却不得不忍下气,「赵七叔,你干什么?」

    「于小二,你叫我一声叔叔,我就教训教训你,卫叔宝就算是天下美色,那也不是你那眼珠子能看的,」赵瑚道:「他是我侄孙女请来的贵客,你在这儿胡搅蛮缠什么,给我滚开!」

    对面酒楼的二楼就啪的一声推开了窗,一个老头也伸出脑袋来,指着对面的赵瑚道:「赵瑚,你要脸不要,这是小辈的事,你一个老头掺和什么?」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赵瑚看到他在隔壁酒楼,就明白他把对面买了下来要跟他打擂台,连日来憋的气就朝他撒去,「于三郎,你也就能吃我剩下的,我要开酒楼,你就在我对面开一家,有本事你换个地方开呀。」

    「我就不,我就喜欢在这儿开,你管得着吗?」

    两个加起来已经超过一百岁的老人就隔着一道街,半边身子探出窗口来指着对方大骂。

    沿街的百姓一下想看车上的人,一下又瞪大眼睛看两边酒楼上的人,一时忙得不行,脖子一扭一扭的。

    还是远处来的马蹄声把他们的神思都给拉了回来。

    众人纷纷朝着马蹄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赵含章和傅庭涵并肩而来。

    百姓们立即退后一步,将路给他们让开。

    于小二也脖子一缩,快速的溜回人群里,只当刚才拦车的不是自己。

    赵含章勒停马,笑着与马上和坐在车辕上的人对视一眼,然后下马来。

    王聿等人虽未见过赵含章,但见周围人的反应也猜出了她的身份,立即跟着下马。….

    坐在车辕上的卫承也小声的朝里道:「三叔,似是赵刺史来了。」

    帘子撩开,卫玠这才走了出来。

    傅庭涵下马来看向车上的人,不由微微一挑眉,的确好看,就算是现代被精心包装过的明星也多有不及。

    此人才称得上明星,真如天上的星星一样耀眼,却不刺目。

    此时的卫玠也不过才二十四岁,正当年华,他站在几人之中白得好像发光,如同玉雕一样,他抬起眼眸与车下的傅庭涵赵含章对视一眼,浅浅一笑,就扶着家仆的手下车,然后和王聿一起先抬手行礼,「河东卫玠参见赵刺史。」

    赵含章抿嘴一笑,回礼道:「表叔客气,家母早早遣含章留意,我一收到消息立刻便来迎接,没有让表叔受

    惊吧?」

    卫玠早已习惯,微微摇了摇头。

    赵含章便笑着看向王聿。

    和卫玠相比,王聿则要高壮很多,但也是剑眉星目,面庞白皙,风姿英爽,赵含章觉得他有点眼熟。

    但当下不容她多想,赵含章请他们上车,她带他们回府。

    道路两边的百姓早被下车的卫玠姿容所慑,一时安静如鸡,卫玠这一走,其他人还罢,围观的女郎们却忍不住捂着嘴巴低低地尖叫起来。

    有女郎直接推开前面的人,冲赵含章大声问道:「赵刺史,您可是要授卫公子官职吗?」

    赵含章已经翻身上马,闻言笑问,「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女郎们哪里还听得到后半句,满脑子只有前半句,立即尖叫一声道:「我也要入仕,刺史,使君,女郎,您让我与卫公子共事吧!」

    卫玠脊背一僵,上车的动作就一顿,不由扭头去看赵含章。

    赵含章坐在马上,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乐道:「好啊,只要你们能出仕,凭本事来争取。」

    此话一出,街道两边,以及两侧的酒楼里传来尖叫无数,不仅女子,连男子也不由地心潮澎湃起来。

    若能和卫玠共事,每天就看着他心情也会好很多呀。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啊。

    赵含章抬手冲卫玠一抬,示意他上车。

    卫玠对她点了点头,弯腰进去。

    傅庭涵目光在卫玠、赵含章和王聿之间来回扫动,终于知道他们像谁了,他和赵含章笑道:「你们三人长得有点像。」

    赵含章一愣,「我们?」

    傅庭涵电梯,「还有二郎,尤其是你们的眉眼和皮肤,都是英眉,且皮肤都很白,五官也有点像,只不过卫玠最出众而已。王聿和二郎最相像。」

    赵含章闻言沉默了片刻,将此事暂且押后,先送卫玠等人回府邸。

    因为是亲戚,所以赵含章直接让人在他们住的刺史府里收拾了客院,请他们入住。

    王氏早等着了,正在屋中急得转圈圈呢,听到动静,她立即走出门外迎接,就见迎面而来一个玉人,她稍稍一愣,立即上前和卫玠互相行礼。….

    她和卫玠关系比较亲近,是表姐弟,这才和王聿见礼。

    王氏很兴奋,又有些伤感,「我也有许多年不曾见过表弟,没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竟和你表兄有几分相似。」

    卫玠笑问,「表姐说的是治之表兄吗?」

    王氏含泪点头。

    赵含章端着茶发呆,那不就是她爹吗?

    因为这几分相似,王氏和卫玠相谈甚欢,知道他身体不好,卫氏便不引他多说话,温声道:「我让人收拾了客院,两位表弟先去梳洗休息吧,我们傍晚用饭时再叙。」

    卫玠快速的看向赵含章,赵含章便起身笑道:「表叔,让庭涵带你们下去休息吧。」

    傅庭涵和赵含章点点头,带他们下去休息。

    赵含章等他们走了才扭头看向她娘,「阿娘,卫玠真和阿父长得像?」

    王氏一边抹眼泪一边横了她一眼道:「没礼貌,要叫表叔。」

    她道:「像,很像,尤其是那病弱的样子,更像了几分。」

    赵含章捧着茶忧愁起来,「刚才庭涵说二郎长得像王聿,我看也有点像。」

    王氏不以为然,「你们身上都有王氏血脉,长得像不是应该的吗?」

    她道:「我们太原王氏出了名的好看,何况你曾外祖钟氏更是颜色动天下,你们这一身白皮就传自她,你们眉眼则传自我们王氏,你五官则像你祖父。」

    赵含章就

    一脸认真道:「以后我们家后人结亲,至少三代以内不能再找王家和与王家有姻亲的人了。」

    王氏一听,不高兴了,问道:「王氏怎么了?我们王氏长得好,又有才情,论门第也不比其他世族差,当然了,你外祖家是不值一提了,但王氏还有好几支强盛的在呢,凭什么就不能结亲?」

    赵含章:「阿娘,血缘太近的结亲不好,您和父亲就是表兄妹,血缘就是太近了。」

    「哪里近了,我们既不同姓,也不是嫡亲的表兄妹,我们中间隔了一层呢,」王氏嘟囔道:「我先前还后悔隔了这一层,以至于和你父亲相处的时间太短。」

    见王氏哭起来,赵含章顿时将话咽了回去,逗她道:「既然您说卫……表叔长得像我爹,那以后您就常去看他,就当看见阿父了。」

    「呸,你就喜欢胡说。」王氏道:「虽然有几分相似,但人性格全然不同,你阿父虽病弱,人却爱笑得很,还很顽皮,这一点,二郎倒有点像他。」

    赵含章便设想了一个卫玠的脸,二郎性格的人出来,她生生打了一个寒颤,立即起身,「阿娘,我先去见铭伯父了,晚点我再回来问表叔他们是跟着我去洛阳,还是留在陈县。」

    整座陈县都因为卫玠的到来而兴奋,赵铭看到这种变化,忍不住微微一笑,和赵含章道:「这才是真名士,你要是能多请几个名士来,陈县或许就不用你操心经济之事,自有商旅趋之若鹜的过来。」

    赵含章:「铭伯父说得对,所以我想把他们带去洛阳。」

    赵铭眉头一皱,「洛阳?」

    他道:「现在洛阳条件艰苦得很,他们愿意?」

    赵含章道:「如今何处不苦?卫玠既然走出北归这一步,我想这点苦他还是能吃的。」

    赵铭转着酒杯道:「你要用他,把人引去洛阳?」

    赵含章道:「卫玠若在洛阳大放异彩,南下后处处受限的人会不会想北归?」

    说白了,就算卫玠什么都不干,赵含章也要供着他,把他当一张名片使用,吸引来尽可能多的人。

    赵铭沉思片刻,没有反对。

    赵含章就一口将杯中酒喝光,放下酒杯道:「明天让他们休息一天,然后我们就疾行回洛阳。」.

    郁雨竹